文章内容

激战石锅岭血染重罗山

石锅岭,位于青岛西海岸新区藏马山西侧的陈家庄南岭上,因岭东端的突立巨石上有天然石锅而得名。石锅约有六印锅大,深约40厘米。74年前,这里曾经发生过一次惨烈的我龙马地区军民反扫荡战斗。

1944年7月25日,我八路军解放了丁家大村,石锅岭一带属于解放区,日本鬼子和伪军龟缩在泊里。此时,伪军头目李永平已死亡,由李贤斋接任。李贤斋非常嚣张,配合日军不断向我解放区骚扰扫荡。

1945年6月4日(农历4月24日)早晨,伪“滨海地区警备军”(原六支队)司令李贤斋部伪军500余人,配合盘踞在泊里的日军200余人,强迫抓来的群众推着小车,在山炮、重机枪火力的掩护下,“扫荡”我藏马山下的丁家大村周围解放区。一路上,他们边走边抓壮丁、抢东西,抢掠烧杀,罪行累累。

当他们行至毛家庄(今青岛西海岸新区大村镇茂甲庄)时,日伪军兵分两路:一路往西,向东十字路村一带进犯;一路往北,直奔重罗山东面的石锅岭一带。

彼时,驻封家小庄、桃山和横山后一带的是我八路军滨海支队。滨海支队系原东北军旧部,后起义归我八路军山东军区,滨海支队司令员是东北名将万毅将军,该部转战藏马山,屡建奇功。滨海支队二十五团、二十六团一部和藏马县武装大队闻讯后,立即紧急集合队伍,我方总指挥作战斗动员和部署。我参战各部队立即跑步占领重罗山东边的石锅岭、大石岭村北岭、小石岭村东岭、管家茔村东南岭一带,抢先占领有利地形,准备迎击敌人。

我军参战部队刚到阵地,敌人就一窝蜂似地涌了过来。我军指挥员一声“打!”战士们就在十五华里长的战线上,与敌人展开了激战。

由于敌人的炮火非常密集,我军指战员一面顽强固守,机动增援;一面灵活突击,勇猛冲锋,给予敌人严重打击。

在东西两华里正面战场石锅岭上作战的是二十五团一连,连长姓贾,他虽然不识字,但打仗很勇敢,很快从排长提升为连长。他们抗击了敌人的主力近200人,一连坚守阵地达8个小时之久,十几次给予敌人以迎头痛击,阻住了敌人的疯狂进攻,使全面战线转危为安。最后一连又率先发起反冲锋,迫使敌人全线溃退,在整个战局转换上起了重大作用。

一连五班长庄志举同志带领全班几次反冲锋,在激烈的战斗中,他身负重伤,生命奄奄一息。当卫生员给他包扎时,他用尽了最后的力气高喊“共产党万岁!”一连喊了四五遍,直到心脏停止跳动,充分显示了一个革命战士对党的无限忠诚。

二连很快攻占了小石岭,阻击敌之侧背。战士们屡次冲锋,缴枪夺旗,协同一连出击。敌人借着大占优势的密集炮火,嗷嗷叫着向我阵地涌来。指战员们表现勇敢,做到轻伤不下火线。二连的胡兆习、滕培悦在战斗中负了轻伤,卫生员来给他俩包扎,他俩怕叫他们下战场,便催促卫生员:“快点给我们包包,我们还要冲锋啊!”他俩带着枪伤,接连又参加了两次反冲锋。二连的刘英贤负了重伤,同样要求不下战场,继续战斗,他说:“战斗不结束我不下去!我还没完成任务,我要跟日伪军拼到底!”排长安慰他说:“你的任务完成得很好!你下去吧!你在这里,我们还要照顾你。”他才恋恋不舍地上了担架,含泪离开火线。

三连阻敌于重罗山前,顽强地坚守阵地,抗击敌人,并积极支援友邻部队作战,表现了英勇顽强的战斗精神。敌人不断用密集的炮火向我军轰击,用机枪疯狂地向我军扫射,企图占领我方阵地。我二排战士英勇顽强,做到了人在阵地在,他们打退了敌人一次又一次的进攻,坚守住阵地,始终没有离开阵地一步。

敌人占据着重罗山岭前的几间小房子,对我方威胁很大。二排副排长带领全排战士主动向敌人冲锋,消灭了小房子里的敌人。行动中,五班长负了重伤,排长让他下去,他不下,而是咬着牙坚持,直到后来团首长叫人来才硬把他抬下去。

情况紧急,敌人的火力疯狂咆哮,压的我军参战部队无法抬头,三连的一个炮手,虽年龄小,但沉着冷静,不断安慰新战士。他说:“同志们,不要慌,不要怕,敌人这是放的八八式野炮,我有经验。你们听我指挥,看我的动作,我教你们怎样听声音判断炮弹的落地点,怎么躲避,他们一定打不着咱!”他安定了新战士的情绪,仔细听炮声,判断敌人的炮阵地位置,用他在军区受训时学到的炮手知识,精密测量距离,定好标尺,利用他熟悉的小炮,把炮弹精确打到敌人的炮阵地。他及时观察,随时调整,一连发射了六发炮弹,把敌人的野炮炸掉了。

三连长则手提着自动步枪,边射击,边高喊:“同志们,狠狠地打!咱们死也要守住这个山头!”三排长一边射击,一边弯腰跑着去各班给战士鼓劲。

三排长沉着地举起步枪,准确地瞄向冲上来的敌人。“叭、叭”两声,跑在最前头嗷嗷叫的两个鬼子一头倒在田埂上,再也不叫了。其余的吓得赶快趴下,再也不敢站起来。三排长抓住有利时机及时组织反冲锋,敌人吓得爬起来扭头就往回窜。不多一会从西南角上又跑来两个鬼子骑兵,三排长举起枪瞄向了前头的那个鬼子,“叭”的一声,鬼子滚鞍落马,马自己跑了,另一骑兵一看,急忙拨马而回。冲锋时,三排副排长腹部受重伤,但他不喊不叫,继续战斗,还不断鼓励大家,给战士鼓劲。战士小高是一个很活跃的青年,腹部头部受了重伤,流了很多血,但他精神很好,再三跟指导员说,不要写信告诉家里。

二十六团三连奉命拦截迂回之敌,并灵活出击。其中有一股狡猾的日军从南面向西迂回,想偷袭我方阵地。二十六团三连及时发现敌情,迅速调整战斗部署,跑步前进,拦截了这群迂回之敌,并灵活出击,不断给敌人以狠狠的打击,保障我主力阵地右翼的安全,使我们的主力部队不分心,全力阻击正面之敌。

二十六团六连得到敌情后也迅速从很远的后方跑来增援,给战斗增加了突击力量。

敌人以密集的炮火进行轰击,我滨海支队广大指战员一面顽强守备,机动增援,一面灵活突击,勇猛冲杀,步兵连续发起冲锋,多次击溃敌人。这场惨烈的阻击战一直持续到下午三时,敌人集中所有火器,倾其全部兵力,连续多次发起冲击。

我滨海支队广大官兵,以简陋的手榴弹和刺刀,与敌人展开激烈近战、肉搏,又持续了两个多小时,敌伪已经支持不住,想溜走,但还没走几步,又被我迂回部队全力截住其退路,来了个关门打狗。战斗一直持续到下午六点,我方二十五团、二十六团等各部队发动全线总攻击,全体同志均抱着有我无敌之决心,勇猛冲锋,随着激昂的冲锋号声,我八路军滨海支队如猛虎下山,一连夺下了敌阵地三处,将敌人逼退,敌人被压至重罗山下。

战斗到晚上八时许,敌人被我军彻底击溃,之后留下了一片死尸,狼狈地逃回茂甲庄。

日军将茂甲庄村的柴草全搜刮来,焚烧他们背回来的一部分日军死尸,柴草不多,又抢了一些老百姓的大门,用刀劈开烧火。当晚,茂甲庄火光冲天,烟雾笼罩,一片腥臭恶气弥漫在村庄的上空。第二天鬼子才带着骨灰逃回泊里,沿途又丢了小车十余辆。

这一战,我八路军以劣势兵力与火器,抗击了两倍于我的进犯之敌,毙伤日伪军一百三十余人,俘虏日军一名,伪军一名,炸毁敌人大炮一门,同时当场炸死敌人炮兵七名,缴获长短枪一百余支,战旗一面。

驻横山后村的那位姓贾的连长,还缴获了一挺重机枪。战斗结束后,他回到驻地横山后村笑哈哈地说:“我这次是够本了,我打死了10多个鬼子呢!”

但是,我军参战部队伤亡也很惨重,很多战士光荣牺牲。驻横山后的这个连在战斗结束后,由原来的一百多人缩减到十几个人,连长也受了伤。

战斗刚开始时,我藏马县龙马区政府的同志们便忙着到各村动员群众。封家小庄、蔡家沟、孟家庄、桃山、林子、横山后、前王家庄、张戈庄等村百余名民兵组成担架队支援前线,并在途中设置临时护送站。我藏马县龙马区与藏南、旺山等区的民兵,除忙着抬担架、护送伤员,还有的直接上前线作战,也有的发动群众烧开水。在战斗最激烈的时刻,有两位老乡冒着敌人的炮火,步行四五里路来前线给战士送水送饭。战士们很高兴,又很激动,说:“大哥们辛苦了!”两位老乡说:“你们为了打鬼子,保护老百姓,不怕流血。有的献出了生命,我们流点汗算什么!”老乡的回答,更鼓舞了战士们的战斗志气。

后方,妇救会长带领妇女们煮了热乎乎的鸡蛋汤端到伤员脸前亲手喂给他们喝,并且安慰他们要安心养伤,让伤员们感动到流下热泪。他们纷纷表示,一定尽快养好伤,重上战场打鬼子。

战斗胜利结束后,老乡们在党组织的统一领导下,协助部队很快清理了战场,将我军牺牲的战士掩埋在重罗山前的岭地里。

我军又一次获得反“扫荡”胜利,参战部队受到了我八路军滨海支队的通令嘉奖。

本网站所有内容属《新黄岛》所有,未经许可不得转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