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章内容

黑板的变迁

□刘润清

附近的青岛世博城举办中国教育装备展会,作为从教的过来人,很想去见识一下目前最新的教育教学装备。

我在智慧课堂展区停了下来,对各种功能的黑板产生了兴趣,这里不仅讲解,还随讲演示。白板上写字,屏幕上同步显示并上传,保存。“双师主讲,双师听讲”设备,可以让领导“推门听课”成为历史,坐在办公室里就可以“切换听课”。还有的黑板上的屏幕与学生小平板电脑相连,老师布置测验题,显示在屏幕上,下传到学生的小平板上,学生在小平板上完成测试后按“交卷”上传,在屏幕上就能显示出测试结果,整体正确率、每题正确率用条形统计图显示,一目了然,可调出任一学生答题进行讲评。

这还叫黑板吗?这分明是一块教师手中的魔板。望着这些魔板,那一面面曾经的真正的黑板又放幻灯似的展现在眼前。

我是上世纪八十年代初在本村母校走上从教之路的,当了一名小学民办教师。自从站上讲台,我就与黑板结下了缘。整个八十年代,农村小学使用的都是白石灰打底的黑板,时间久了,黑板上难免会出现长长短短的裂纹,或者脱漆,这些都好解决,最怕那些小小的孔眼,露出了石灰的白色,给板书造成麻烦,写出的字凭空多一个点或写出的数字凭空多个小数点的糗事司空见惯。

无奈之下,我用毛笔蘸着墨汁或黑漆把这些白点涂黑。白石灰的底子经不起黑板擦长期的磨蹭,孔眼逐渐长大,黑漆随着沙子逐渐脱落,整个黑板窟窿斑斑,眼子点点,惨不忍睹。

上世纪九十年代,学校换上了水泥底子黑板,油光铮亮的水泥黑板又带来了反光问题。有高人支了一招,说点燃一铁戳子松球把黑板烘烤一下可解决难题,试验过后还真的有效果,就是室内烟雾缭绕。

二十多年间始终被黑板困扰着的我,多么希望有一块称心如意的黑板啊!

直到进入本世纪,一种毛面玻璃黑板进入教室,彻底解决了流汗打滑问题。后来又换上了曲面钢化玻璃黑板,使处在教室两边的学生也能看清黑板边上的字,不再受反光的困扰。期间黑板上方挂上了幕布卷帘,放下幕布就可以幻灯投影,这是继录放机之后又一电教设备进入课堂。

从黑屋子土台子,到宽敞明亮的教室、多功能的课桌凳;从白点遍布的石灰黑板、反光流汗的水泥黑板,到连接网络的推拉式活动黑板,改革开放四十年的社会大发展可见一斑。

随着高科技、信息化教学设施进入课堂,教师的教学方式、学生的学习方式会有怎样的变化,不可想象。但我们相信,有教师的智慧,辅以高科技的教学设施,必将能使教育事业如虎添翼,一个现代化的教育强国指日可待。

(退休教师)

本网站所有内容属《青岛西海岸报》所有,未经许可不得转载。